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判决案例 >> 文章正文
交通事故律师:杜军、李素华与上海宏宝国际物流有限公司、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交通事故律师 咨询电话:13918454802  来源:上海交通事故律师网  阅读:

杜军、李素华与上海宏宝国际物流有限公司、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肖海涛律师提示:成功代理一起外地(陕西省)发生的交通事故,在上海诉讼,并按照上海的城镇标准得到赔偿的判决书。如果你有同样的困惑,可以来电咨询。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2014)浦民一(民)初字第24235

原告杜军。

原告李素华。

上列两原告共同委托代理人肖海涛,上海勤周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上海宏宝国际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洪生。

委托代理人徐金芳。

委托代理人毕红旗。

被告刘庆明。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

负责人胡旭。

委托代理人戴伟,江苏苏韬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娟。

被告周佑华。

被告肖由英。

原告杜军、李素华诉被告上海宏宝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宏宝物流公司)、刘庆明、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以下至判决主文前简称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6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7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杜军、李素华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肖海涛,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金芳、毕红旗,被告刘庆明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院依法进行了缺席审理。审理中,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对本案提出管辖权异议,本院经审理后作出驳回异议裁定,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不服提出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后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的裁定。本院于2014919日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杜军、李素华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肖海涛,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金芳、毕红旗,被告刘庆明,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戴伟到庭参加了诉讼。审理中,应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申请,本院依法追加了周佑华、肖由英为本案的共同被告参与诉讼,并于20141113日第三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杜军、李素华及两原告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肖海涛,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徐金芳、毕红旗,被告刘庆明,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戴伟,被告周佑华,被告肖由英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杜军、李素华诉称,201426920分许,被告刘庆明驾驶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沪BGXXXX重型半挂牵引车(拖挂沪F8XXX挂的集装箱半挂车)与被告周佑华驾驶的牌号为川FQXXXX的轿车在京昆高速公路安康段西安至汉中方向1196KM200M处发生碰撞,致乘坐于被告周佑华所驾车辆的受害人杜光荣受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刘庆明负本案事故的全部责任,杜光荣不负事故责任。被告刘庆明所驾车辆在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本案原告杜军系杜光荣的儿子,原告李素华系杜光荣的妻子。现原告因本案事故所造成的损失为:医疗费人民币(币种下同)2599元、死亡赔偿金613914元、丧葬费30216元、被扶养人生活费239317.5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家属住宿费3430元、交通费549.70元、餐饮费115元、误工费5000元、律师费12000元,要求对上述损失由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限额内先行赔付,超过部分由被告刘庆明与被告宏宝物流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辩称,第一,本案受害人杜光荣是在被告周佑华所驾车辆因车速过快失控撞击中央隔离带的第一次事故中受伤的,与被告刘庆明所驾车辆撞击被告周佑华车辆的第二次事故无关;第二,受害人乘坐车辆未系安全带,对死亡结果也有过错,应自担部分责任;第三,被告周佑华因操作不当造成自身车辆停于行车道内,对受害人的死亡结果也有过错,应由被告周估华承担部分责任;第四,其公司与被告刘庆明并非挂靠关系,被告刘庆明系租赁其公司的本案事故车辆过程中发生的本案事故,其公司仅作为事故车辆的出租方,对本案事故发生没有过错,故其公司不需承担赔偿责任。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没有异议;丧葬费,应按事故发生地陕西的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受害人作为四川省绵竹市东北镇本地村民,没有必要在镇里租房居住,且原告主张受害人同时在两个单位工作,不合常理,故只认可按事故发生地陕西的农村标准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李素华有劳动能力,不应作为被扶养人,且死亡赔偿金的计算年限为14年,现被扶养人生活费主张计算17年,也明显不合理;家属住宿费,原告提交的发票无法看出与本案的关联,故酌情认可按60元/天计算7天;交通费,酌情认可350元;误工费,酌情认可按每人1820元/月,以2人计算1个月;精神损害抚慰金,认可30000元。

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申请鉴定受害人杜光荣的死亡后果是由第一次事故还是第二次事故造成的,如是由两次事故共同造成,各自的比例多少。

被告刘庆明辩称,其系租赁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本案事故车辆过程中发生的本案事故,对原告的诉请及赔偿责任,本案受害人杜光荣在第一次事故时已经受伤,理由是其所驾车辆撞击被告周佑华车辆后仅几分钟就来了救护车把受害人等伤者接走,而病历材料中记载杜光荣已在车内挤压半个小时;其余均同意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意见。

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辩称,认可被告刘庆明所驾沪BGXXXX车辆在其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对本案赔偿责任,不应采纳交警部门的事故认定书,本案受害人杜光荣的死亡结果与第二次事故并无关系,故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即使第二次事故也造成了受害人的伤害,也应由被告周佑华承担部分责任。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医疗费,金额无异议,但应扣除非医保费用;死亡赔偿金,认可按农村标准计算;家属交通费、住宿费,具体金额由法院酌定;家属误工费,同意按每人每天100元的标准,以3人误工计算7天为2100元;餐饮费,不认可;律师费,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丧葬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依法处理;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李素华有收入来源,不属于被扶养人范围,不认可。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申请鉴定受害人杜光荣的死亡结果是由第一次还是第二次事故造成的,如系两次事故共同造成,则各自比例是多少。

被告周佑华辩称,第一次事故后其所驾车辆上无人受伤,是第二次事故造成其车上人员受伤等损害结果,其在第一次事故发生后无法打开车门,对第二次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均由法院依法处理。

被告肖由英辩称,其系被告周佑华所驾事故车辆的所有人,其将车辆出借给具备驾驶资质的被告周佑华,对本案事故的发生并无过错,故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由法院依法处理。

原告认为,被告周佑华、肖由英在本案中并无责任,具体由法院依法判决。

审理中,本院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本案受害人的死亡结果系由第一次还是第二次事故造成,以及如系两次事故共同造成,则各自比例多少进行鉴定,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经审核后出具意见认为:在周佑华驾驶的小轿车发生两次事故过程中,涉案三人均未下车,推断体位变化不大,而涉案三人的伤势均无明显特征性,因此无法推断该案中三人损伤后果哪一次事故所导致,亦无法推断二次事故所占比例。

经审理查明,201426920分许,被告周佑华驾驶牌号为川FQXXXX的小型轿车(车上乘坐有本案受害人杜光荣、原告李素华、杜军、案外人杨某某)行驶至京昆高速公路安康段西安至汉中方向1196KM200M处时,因路面积雪结冰,车速过快,造成车辆失控与高速公路中央隔离带发生碰撞,车辆斜停于12车道之间(中央隔离带损坏,车辆受损变形,车门打不开,车上5人均未下车)的第一次交通事故。时逢被告刘庆明驾驶牌号为沪BGXXXX的重型半挂牵引车(拖挂牌号为沪F8XXX挂的重型集装箱半挂车)行驶至此,因路面积雪结冰,车速过快,采取措施不当,致该车失控,车辆右前大灯与川FQXXXX车辆的左侧后门发生碰撞。后川FQXXXX车辆上的受害人杜光荣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被告周佑华、原告李素华、案外人杨某某均不同程度受伤,两车受损。经交警部门认定,被告周佑华负第一次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刘庆明负第二次事故的全部责任,受害人杜光荣、原告李素华、案外人杨某某不负事故责任。被告刘庆明所驾车辆的登记所有人为被告宏宝物流公司,其中沪BGXXXX车辆在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保险金额为1000000元的不计免赔商业三者险。

另查明,本案受害人杜光荣出生于1948923日,其生前的经常居住地为四川省绵竹市的城镇地区,主要从事绿化和搬运等零工,其父母均已去世,其妻子为本案原告李素华,其生育了一子,即本案原告杜军。

以上事实,由原告提交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行驶证、火化证、死亡证明、死亡医学证明书、西安济仁医院出入院记录、住院病案首页、受害人生前居住地居委会、户籍地村委会、镇人民政府联合出具的居住证明、受害人生前居住地派出所出具的居住证明、工作证明、公司营业执照、户口簿、受害人户籍地派出所开具的身份关系证明、机动车保单,原、被告的当庭陈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案事实方面的争议焦点为:本案受害人杜光荣的死亡结果是由哪次事故造成?原告方提交了交通事故认定书、死亡医学证明、西安济仁医院的病历材料等。被告刘庆明提交了两张现场照片,证明川FQXXXX车辆在第一次事故中受损严重,而第二次事故撞击并不严重。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提交了交警部门制作的事故现场图、当事人询问笔录等本案事故案卷材料、西安急救中心120接报记录、120接报电话录音、西安济仁医院解除劳动关系证明、宁陕县医院的求救电话情况说明,证明一、交警部门案卷中并无报案登记表;二、案卷材料中并无本案几名伤者的受损结果系由第二次事故造成的鉴定结论;三、120接报记录、接报电话录音显示第二次事故发生后几分钟,本案事故的伤者均已被正好经过此地的救护车救走;四、120的急救医生当时已经与西安济仁医院解除劳动关系;五、2014261058分手机号XXXXXXXXXXX的用户仍在打电话要求宁陕县医院出诊,医院派车赶到时伤者已经被西安120急救车接走。

对以上证据,被告宏宝物流公司、刘庆明、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认为,一、交警部门的卷宗材料中没有案件接报登记表,也没有事故路段的监控视频,在无证据证明两次事故发生时间间隔的情况下就作出事故认定,存在程序违法;二、交警部门未对受伤人员进行司法鉴定,仅凭川FQXXXX车上人员的笔录就认定其车上人员均是在第二次事故中受伤,明显依据不足;三、原告提交的受害人杜光荣病历中记载,其因车祸受伤,“在车内挤压约半小时”,而西安急救中心的120接报电话记录、电话录音均显示,第二次事故发生后几分钟内几名事故伤者均已被救走,由此可以证明受害人杜光荣等在第一次事故中已经受伤,否则不可能挤压时间长达半小时。

原告认为,交通事故认定书中记载被告刘庆明驾驶的车辆与被告周佑华所驾川FQXXXX车辆左侧后门发生碰撞,“造成川FQXXXX小型轿车左后门内成员杜光荣受伤,经医院治疗无效死亡,驾驶员周佑华及乘员李素华、杨某某不同程度受伤”,可以直接证明川FQXXXX车内人员的受伤均是因第二次事故造成;对被告方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本案伤者是在第一次事故中受伤。原告杜军及李素华陈述,第一次事故发生后其车内无人受伤,只是车门无法打开,第二次事故发生后仅原告杜军未受伤,故其通过已经被撞晕的驾驶员被告周佑华身后,从驾驶员位置推开左前门下车,接下来再从该左前门位置将后排中部的原告李素华拉出,然后又陆续将另外几人拉扶出车外。原告杜军陈述,救人大约花了十来分钟,所有人均下车以后,其开始拨打120急救电话,打了电话以后很快救护车就到现场了。原告李素华陈述,第二次事故发生后大约半个小时,救护车将车上所有伤员救走。

在鉴定机构无法对此作出明确鉴定意见的情况下,本院根据现有证据分析如下:首先,交警部门对川FQXXXX车辆的车上人员被告周佑华、原告李素华、案外人杨某某于事发后所作笔录显示,几名车上人员均陈述第一次事故发生后车上无人受伤,该笔录也与被告周佑华、原告杜军、李素华的当庭陈述相一致;其次,第一次事故是川FQXXXX车辆的车头撞击中央隔离带,第二次事故是被告刘庆明所驾车辆的车头右侧撞击川FQXXXX车辆的左侧后门部位,而受害人杜光荣乘坐于川FQXXXX车辆的后排左侧,其病历材料也显示杜光荣的受伤部位位于身体左侧(脾破裂、左侧肋骨骨折、左肺挫伤、左肾挫伤),亦可佐证受害人杜光荣所受伤害系由第二次事故撞击造成。关于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等辩称受害人杜光荣的病历中记载其在车内挤压约半个小时,与救护车在第二次事故发生后很快就将受害人救走的事实相结合,可以推断受害人杜光荣应该是在第一次事故中受伤并在车内挤压半小时的意见,本院认为,该推断成立的前提在于两次事故发生时间间隔约半个小时以上,而根据被告周佑华、原告杜军、李素华、案外人杨某某的笔录以及被告周佑华、原告杜军、李素华的当庭陈述,第一次事发后约1分钟即发生了第二次事故,且几人的陈述均能相互印证,在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等未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对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的该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至于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等提出交警部门在认定事故时存在程序违法的问题,并非本案的审理范围。综上,本院认为受害人杜光荣的损害结果系由第二次事故造成的具有高度盖然性。

本案法律方面的争议焦点为:第一,被告周佑华是否需要对第二次事故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如需要承担责任的话具体的比例多少?第二,被告宏宝物流公司是否需要在本案中承担赔偿责任?

对争议焦点一,本院认为,被告周佑华应当对第二次事故所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从因果关系来讲,被告周佑华所驾车辆停止于高速公路车道内,并占据了第1车道和部分第2车道的行为,妨害了其他车辆在高速公路的正常通行,该行为与第二次事故之间显然存在因果关系;从过错方面来讲,被告周佑华应当认识到,在冰雪天气的高速公路上不降低车速行驶的违法行为将增加交通事故发生的危险性,进而危及自身车辆、车上人员及其他交通参与方的合法权益,该危险性不仅存在于其所驾车辆的行驶过程中,也存在于因为车速过快发生事故从而使得车辆停止于高速公路中间的状态,而被告周佑华仍然选择该驾驶方式,其主观过错亦可确认。至于其所驾车辆的车门无法打开,也是由于其违法行为所致,并不能成为其免责的理由。故本院认为,被告周佑华应当对第二次事故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具体比例,考虑到被告周佑华所驾车辆车门无法打开,车辆处于静止状态,被告刘庆明未降低车速行驶,且采取措施不当等情况,本院酌定由被告刘庆明对第二次事故造成的损害承担70%的责任,被告周佑华承担30%的责任。

对争议焦点二,根据最高院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院认为,挂靠经营的实质在于具备运输经营许可证的被挂靠人向不具备道路运输经营资格的挂靠人非法转让、出租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的行为,违背了行政许可的规定、规避了国家有关行业准入的制度,故应在法律上给予否定性评价,该否定性评价的基础与车辆所有权属于挂靠人还是被挂靠人无关。本案中,根据被告刘庆明与被告宏宝物流公司签订的租赁协议及当庭陈述,被告宏宝物流公司将车辆“出租”给被告刘庆明进行营运活动,并将“营运证”等一并交给被告刘庆明,在被告宏宝物流公司明确被告刘庆明并非其员工的情况下,该行为的性质与出租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的挂靠经营行为并无不同,故对被告刘庆明在本案中致人损害应负的责任,应由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连带承担。

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辩称受害人杜光荣未系安全带故应自担部分责任的意见,因其未提交证据证明其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认为被告肖由英也应承担责任的意见,因其未举证证明被告肖由英作为车辆所有人存在过错或存在其它应当承担责任情形,故对该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根据双方的过错比例分担责任,并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本案事故发生于机动车之间,本院酌定由被告刘庆明承担70%的责任,被告周佑华承担30%的责任,且被告刘庆明所驾车辆系挂靠于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进行经营,其中沪BGXXXX车辆在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故对原告因本案事故致杜光荣死亡而产生的合理损失,由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在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赔付,不足部分,由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根据商业保险合同的约定在商业三者险限额内承担70%的责任,被告周佑华承担30%的责任,仍有不足的部分及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的损失,由被告刘庆明与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连带承担70%的赔偿责任,被告周佑华承担30%的赔偿责任。

关于原告因本案事故产生的合理损失,本院作出如下确认:1、医疗费,原告为抢救受害人杜光荣支付医疗费2591.14元,由医疗费票据、病历材料佐证,本院予以确认。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辩称应扣除非医保费用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2、丧葬费,原告主张30216元,未超过本市职工上一年度六个月的平均工资总额,本院予以支持。被告宏宝物流公司辩称应按死者火化地点的标准计算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3、死亡赔偿金,受害人杜光荣因本案事故死亡时年满65周岁4个月,其于事发前的经常居住地为四川省城镇地区,主要收入来源于城镇,现主张按本市城镇居民标准43851元/年计算14年计613914元,与法不悖,本院予以支持。被扶养人生活费,杜光荣因本案事故死亡时其妻子李素华已年满62周岁,可视为丧失劳动能力,其户籍所在地村委会亦证明原告李素华并无其它收入来源,故在被告方未举证证明原告李素华有劳动能力且有收入来源的情况下,本院确认原告李素华依法可作为被扶养人;扶养人人数,本院确认为2人(受害人杜光荣和原告杜军),现原告主张按本市城镇居民标准28155元/年,以2人扶养计算17年计239317.50元,与法不悖,本院予以确认,该费用计入死亡赔偿金,故原告的死亡赔偿金为853231.50元。4、家属住宿费,原告未能证明所提交的住宿费发票与本案的关联性,故本院酌情按160元/天,以3人住宿半个月计算,确认原告的该项损失为2700元。5、家属交通费,原告未能证明所提交的交通费发票与本案的关联性,本院结合原告的诉请,并根据原告处理事故支付交通费的合理性、必要性,酌定500元。6、餐饮费,原告该项主张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7、家属误工费,原告未能证明其收入实际减少情况,故本院酌情按本市最低工资标准1820元/月,以3人误工计算半个月,确认原告的家属误工费为2730元。8、精神损害抚慰金,根据被告刘庆明、周佑华在本案事故中的过错程度、原告因杜光荣死亡造成的损害后果,本院酌定为50000元。

原告因本案诉讼支出的律师费,亦属于原告的财产损失,但不应超过侵权责任人应当预见的合理范围,本院参照本市律师行业收费的政府指导价标准、原告的合理损失情况,酌定为10000元,该损失由被告周佑华、被告刘庆明按责承担。

综上,原告因本案事故所产生的合理损失为951968.64元,由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在交强险内根据几名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赔偿原告74510元[医疗费用限额内赔偿260元,死亡伤残限额内赔偿74250元(含精神损害抚慰金)],不足部分877458.64元,其中867458.64元由被告阳光财险南京支公司在商业三者险内赔偿70%607221.05元,由被告周佑华承担30%260237.60元,不属于保险赔偿范围的律师费10000元,由被告刘庆明、宏宝物流公司连带承担70%7000元,由被告周佑华承担30%3000元。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一)项、《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机动车交强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杜军、李素华74510元;

二、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商业三者险责任限额内赔偿原告杜军、李素华607221.05元;

三、被告刘庆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杜军、李素华7000元;

四、被告上海宏宝国际物流有限公司对第三项判决中被告刘庆明应当清偿的款项承担连带责任;

五、被告周佑华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杜军、李素华263237.60元;

六、驳回原告杜军、李素华其余诉讼请求。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3215元(原告已预交),减半收取计6607.50元,由被告刘庆明、上海宏宝国际物流有限公司连带负担4833元,被告周佑华负担1774.50元。三被告负担之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交至本院。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李世宇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张 磊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十六条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七十六条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按照下列规定承担赔偿责任:

(一)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

……

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

第二十三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在全国范围内实行统一的责任限额。责任限额分为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医疗费用赔偿限额、财产损失赔偿限额以及被保险人在道路交通事故中无责任的赔偿限额。

……

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六条同时投保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和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以下简称“商业三者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同时起诉侵权人和保险公司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规则确定赔偿责任:

(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

(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被侵权人或者其近亲属请求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优先赔偿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二条同一交通事故的多个被侵权人同时起诉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各被侵权人的损失比例确定交强险的赔偿数额。

五、《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四十四条被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缺席判决。

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上海交通事故律师网  
肖海涛律师(咨询电话:13918454802,可手机号加微信)

微信号:xiaohaitao1123

网址:www.jitaols11.com  
QQ:1034363264

】【关闭窗口
    站内搜索
 
    点击排行
·机动车与非机动车、行人..
·上海交通事故律师:残疾..
·职工提前下班遭遇车祸身..
·雇员帮工受伤雇主与被帮..
·起步轧死醉汉,不是肇事..
·上海交通事故律师:十级..
·2016年上海市交通事故赔..
·上海市交通事故伤残鉴定..
·上海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上海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